种植者联盟:捍卫草甘膦安全性

来源: 孟山都公司

2017年11月,全美范围农业各个领域的主要农业团体组成种植者联盟,向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东部地区美国地方法院提交诉讼并表示,草甘膦被不恰当地添加至加州65号法案(Prop 65)已知可致癌物质清单,此举有违了美国宪法。

劳民伤财,违背宪法

今年7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环境健康危害评估办公室(OEHHA)将草甘膦加入加州65号法案(Prop 65) “加利福尼亚州已知可致癌物质”清单。这一不恰当的举动,无视加州法规监管机构的科学评估结论、美国环境保护署(EPA)、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欧洲化学品管理局(ECHA)等众多国家法规监管者和全球其他法规监管机构所做出的安全性评估——所有评估结果均认为草甘膦可安全使用,不具致癌性。

认为草甘膦可安全使用,不具致癌性。

OEHHA将草甘膦列入第65号法案侵犯了宪法第一修正案,而第一修正案旨在保护个人及公司不受强制性不恰当言论侵害。在被不恰当地列入第65号法案后,草甘膦的生产商和分销商、农业生产者和食品公司很可能被强制要求对产品进行标识。而在厂商和科学共同体看来,这种标识是不恰当的。强制执行此类并不属于“纯粹事实和非争论性”的警告标识,并不符合第一修正案精神。

这一行为违反了宪法最高条款,因为联邦食品和药品化妆品法案禁止不恰当的误导性标识。标识的影响巨大,将会蔓延到草甘膦除草剂、美国农民使用草甘膦管理的农田作物,以及由这些作物制成的食品生产商们,导致更高的生产费用和合规支出,致使零售端产品价格上涨,最终转嫁到购买产品的消费者身上。

草甘膦除草剂

如此劳民伤财、违背宪法的做法,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OEHHA此举的唯一根据,是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2015年对草甘膦的错误分类。要知道,OEHHA不是政府监管机构,除了IARC,它没有提供任何新证据或新监管机构的结论。

IARC深陷丑闻

由于加利福尼亚州于2017年7月对草甘膦的不恰当分类,在该州出售草甘膦的生产商,甚至只含有痕量草甘膦残留产品的生产商,很可能被要求从2018年起,在其产品上附一个不恰当的、具有误导性的警告标识。

IARC深陷丑闻

IARC小孟聊过很多次了。简言之,就是所有东西在IARC看来,都是“致癌物”,包括咖啡、咸菜、芦荟汁、理发、红酒、红肉、高温和油炸食品,甚至包括熬夜和紫外线等(生活处处是危险~~尴尬脸)。

所有东西在IARC看来,都是“致癌物”

*图片源自网络

今年10月,路透、福布斯等多篇报道披露,IARC成员隐瞒和篡改草甘膦与癌症没有相关性的关键数据。IARC内部存在明显的科学不当行为,包括庭审律师支付给IARC科学家的六位数费用。IARC的错误结论及其不透明的评审过程正在接受美国国会的调查。

IARC成员隐瞒和篡改草甘膦与癌症没有相关性的关键数据

11月,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杂志(JNCI)发布研究报告《农业健康研究——草甘膦的使用和癌症的发生》(Glyphosate Use and Cancer Incidence in the Agricultural Health Study)。文章指出,草甘膦的使用,与任何肿瘤或癌症发生没有相关性。

对于IARC的种种,小孟只能“呵呵了”。

农民的声音

此次提出诉讼的美国农业种植者联盟成员包括美国国家小麦种植者协会、国家玉米种植者协会、密苏里州行业联盟、爱荷华州大豆协会、爱荷华州农业经济协会、密苏里州工商业联合会、密苏里州农业局、北达科他州谷物种植者协会、南达科他州农业经济协会和美国硬质小麦种植者协会、西部植物健康协会等。

对农民而言,草甘膦是安全的

对农民而言,草甘膦是安全的、环境可持续的且性价比高的除草工具。这种标识要求除了强制对一款安全产品进行不恰当标识,为消费者不必要地提高食品价格外,并没有实质意义。

对那些已经安全使用草甘膦四十多年并还将继续依靠它的农民来说,草甘膦是必需的、安全的且低成本高效率的。目前尚无在效果、价位和环境/安全特性方面可与草甘膦等同或相似的替代品。

草甘膦是必需的、安全的且低成本高效率的

全国农民、加工商和消费者都可能因为不恰当的标识要求和一连串昂贵的法律诉讼而面临更高的成本和开支。

推荐阅读:求锤得锤: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盖章“草甘膦不致癌”

欢迎个人转发

公众号/媒体等转载,请与我们联系授权 ce.china@monsanto.com

版权声明

孟山都公众账号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商标、域名、版面设计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孟山都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

更多精彩文章